官方微信 App下载

查看: 128|回复: 0

《重庆森林》:都市拥潮的恋爱絮语

[复制链接]

91

主题

91

帖子

2

积分

普通会员

Rank: 1

积分
2

活跃会员

发表于 2020-2-19 16: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魏兵

有人说,王家卫的影戏是“时空寓言”,把纷繁庞大的现代生活,流动到充盈着视觉感知与情绪气囊的影像时空里,把人潮涌动的饮食男女浓缩到眼花缭乱的都市森林中,让情感在绵延的时空序列中发酵生长。

王家卫在1994年仅用两个月拍摄的《重庆森林》,将都市人踟蹰、犹疑、敏感、炽烈的情感与心态,体现得浓郁醇厚。如今回看,依然情绪漫溢,实为特属现代都市的“寓言故事”。影片以碎片化的叙事和气势派头化的影像,编织成两段情感故事:24岁警员何志武(金城武饰)与金发女毒贩(林青霞饰)之间萍水相逢的偶然情愫,互不相识却能渡人于逆境;编号663的巡警(梁朝伟饰)与小食店伙计阿菲(王菲饰)之间欲言又止的奇妙恋情,非浓亦浓却终能莞尔相伴。在喧扰的都市中,每小我私家都有许多细微可触的情感,但难找到对应的抒发工具。因此,都市男女便在幻化莫测的都市景观中,或自言自语,聊以慰藉,或敢爱敢言,来影无踪。

都市景观的不确定性情感

都市景观,是现代性的典型视觉表征符号,是经济模式、生活方式与精神状态的典型症候。所谓“森林”,是钢筋混凝土的现代都市森林,在这里,王家卫总是偏执某些具有特定意义的生活场所,那些关闭狭小的、流动拥挤的、袒露在民众之下的空间,象征着不确定的都市情感。

在《重庆森林》中,无论是何志武和663的寓所,或是街边小食店,照旧人来人往的重庆大厦,都以一种混杂而彷徨的不确定性,延续不稳定的自我身份和情感关系。尤其是位于尖沙咀的重庆大厦,在这鱼龙混杂的移民聚集地,它既是多元文化的地标,也是金发女毒贩不停地穿梭寻觅安身之处的恐惧深渊,纵使她有着敢爱敢恨的英气,也抵不外在都市中摇晃的不宁静感,因而,墨镜和雨衣的矛盾装束常年在身,显然是她内心极端不安与恐惧的外化体现。不宁静感在何志武、663和阿菲,甚至前女友空姐身上也同样存在,他们不停地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晃动、犹疑,不停地寻找情感的归宿。

观众基于角色的主体履历会发生对空间的综合印象,影戏空间进而成为视觉化的情感场域。好比,何志武与金发女相遇的酒吧,以极高饱和度的灯光打在两人身上,各怀浓烈心思却点到为止,手持的摄影机努力想保持稳定的状态,造成“如盐溶于水,味咸而无痕之感”,这种贲张且隐匿的情绪,一直伸张到狭小的旅馆房间和大雨事后的跑道,直至两人各自奔走;又如街边小食店,是广角镜头营造的扁平且变形的暂时性空间,663天天在这里停留片刻,阿菲在这里的暂时帮工,就连老板也要转业转让店肆,短暂易变的情绪延展到663的寓所、加州酒吧和口中的美国加州,最后再回到小食店。原来,一切都要在兜兜转转之后,才气落脚、生情。

波德里亚在叙述“景观社会”时说,“编织现实的景观就是真实的真正产物”。现实都市的碎片与易变的情感特性,在《重庆森林》中被巧妙地用象征手法编织出来,在消费时代的都市景观,体现出杂乱的整体性和碎片化的统一性。

情人絮语的可见感受

在一定水平上,都市景观是都市情况与都市人的感受的相互建构。在影戏中,是视觉赋予情况工具种种形状与色彩,是耳朵赋予影片世界种种微妙的声音,是触觉赋予种种物体的想象质感,感受性的综合在影戏中组成了可以认知、使用和革新的世界。

主人公的恋恋爱绪正如极晃的手持摄影一般,所思所想恰如镜头所到之处,皆是拥挤人潮与斑驳霓虹的残影。后现代美学的碎片性特质在《重庆森林》中以情人独白泛起,絮絮碎语,荒唐中带着些许无奈,将矛盾与犹疑、孤苦与慵倦的压抑情感外化为观众可见的感受。

形式与情感间存在对应的象征关系,凭借生机灌注的形式可以唤起感人的情感。当何志武用“凤梨罐头”象征恋情的时候,恋爱的非理性状态就获得一种似睡似醒、入迷入迷的艺术象征体验,这是一种近乎无意识的直觉状态,他妄图想用罐头的保质期来赌愚人节分手的真假,在自己划定的逻辑中自圆其说,自我慰藉。失恋的633经常对着家里的肥皂、毛巾、布娃娃和衬衫自言自语,肥皂瘦了也好,胖了也罢,毛巾哭了也好,拧干也罢,是深陷情感漩涡中的情人迷离模糊或狂乱或沉思的状态,是周游于内在生命的直觉感受。

阿伦•雷乃认为,现实是“感受”与“感知”的混淆体,而本片多角度的独白叙事,让都市男女始终处在“生命不能蒙受之轻”的自我感受与一连寻找、期待的现实感知相混淆。

期待恋爱的绵延时间

期待,是《重庆森里》中所有人物对恋爱共有行动。何志武和金发女在等5月1日的有效期,空姐在等多种选择的可能性,663在等能放下旧情感的心里空位和接纳新情感的晚8点,阿菲在等加州梦散去的一年后,他们的恋爱都是用一个日期或节点来停止和切断,他们期待的是绵延时间中的恋爱期限与情感时差,期待是恋爱中一种非理性的心理时长和直觉行动。

柏格森用“绵延”一词特指“心理时间”,以区别于用钟表怀抱的物理时间。所谓“绵延”,指的是为每小我私家直觉履历所感知的时间,是整体而流动的真正时间,“每一瞬间挟带着已往的全部水流,又是全新而不行重演的”。可以说,《重庆森林》中的恋爱时间如“绵延”般,将两人期待的疏离和情绪的延续交织在一起。

在快速变化的都市生活里,何志武絮语与金发女的情感时说,“我们最靠近的时候,我跟她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57个小时之后我爱上了这个女人”。于是,何志武恋爱的绵延时间就从等57个小时、等进酒吧的第一个女人、等不会逾期的爱开始了。同样,663的恋爱时间,也是从阿菲约定的晚8点开始,在等整晚的加州酒吧、等整年的美国加州绵延着。直觉感知的恋爱,是短暂片刻,照旧绵长永恒,似乎说不清楚了。所以,情人期待的焦灼不安情绪,在《重庆森林》中与变格的画面、走马看花的光线、幻化迷离的运动镜头以及鬼马精灵般的音乐交织辉映,体现得通透而炽烈。

消费时代的都市恋爱,找不到散场的明晰界线,有起因未必有效果,情绪的边缘也捉摸不透。或许,如片中人那样用非理性的坦率情感与内心情绪的直觉感知,击垮资本构筑的明码标价式恋爱,才气拨开情感幻梦的迷雾,体验纯粹情感的兴趣与生命之为生命的意义。(魏兵)
MeiChen.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