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App下载

查看: 180|回复: 0

方方,卖了自己就别怕国人说你姿势难看!

[复制链接]

95

主题

95

帖子

-98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98

活跃会员

发表于 2020-4-12 07: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两天,方方日记以《武汉日记》为书名,英德两种语言在境外出书的消息一经披露,便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网友回声的强烈水平已经远远凌驾了日记在写作的历程中引起的自由讨论。只是这次网络舆情险些是一边倒的批判方方,偶有一些为其洗白的只言片语加上方方自己在微博中顾左右而言他的辩解。但洗白的文字基础无法平息网友的怒火:有网友甚至认为书若真能在境外顺利出书,就坐实了方方“日记的汉奸行为”。

作为吃瓜群众的我,之所以要写这篇文字,也是被方方掉臂民族大义的羞耻行为激怒的。我写这篇文字可以拍着胸膛说,我不受任何人指使,也没收任何组织的稿费,接待任何人来拍砖。

实话说,方方在没写武汉日记前,我照旧尊重敬仰她的,在武汉,作家池莉和方方撑起了湖北文学的繁荣,身处近邻的重庆,我甚至很羡慕湖北有如此知名的作家。在日记揭晓的时间段内,我都一直持包容的态度去审视与阅读这些文字,以为前期方方日记负面情绪较浓,但后期还较客观。至于那些负面情绪较浓的日记内容,是否会给身处武汉的市民身心带来“选择性归位”,而影响其以后生活的积极乐观不敢肯定,因为我没有采访过武汉市民,不敢妄下结论。我也不是政府治理者可以接纳行动调停与扶助武汉市民,更不是公知可以举行舆论引导和心理疏导。人微言轻,惟有抱着同情与同理心当一个看客,不攻击方方,更不起哄攻击方方的网民与写手。一直以为一个开放的国家,国民应该有包容之心,例如方更早着名的湖北作家池莉顾全大局,在疫情期间并未发声,选择做了一个禁足在家的普通市民。方方站出来写日记,说写完后还要出书,我其时都以为在疫情期间,除了政府声音,有一些民间公知的声音对督促政府事情做得更好是有利的,只要言之有物,事实准确。这与国家勉励舆论监视的新闻报道并不相悖。
方方,卖了自己就别怕国人说你姿势难看!-1.jpg







方方(资料图)

让我最终恼怒并写下这篇文字的是,方方写日记时就说后期要出书,现在写完了,仅过半月要出书的消息就真的来了,而这个消息不是海内出书,而是境外出书。要害是亚马逊宣布的,带有明显政治意图的预售先容文字内容,激怒了每一个有知己和民族大义的中国人。亚马逊对该书的先容,美国版是这样的:

从2020年1月25日开始,著名的中国作家方方开始在网上宣布日记,资助她与自己相识在武汉发生的事情。这里是COVID-19发作的震中。日记内容是一手纪录、信息量很大,她的文章实时纪录了病毒的广泛流传及政府对市民的强制隔离。每日,她都为千家万户的普通中国人代言,表达他们的恐惧、绝望、恼怒、希望;反思强制隔离带来的心理影响;互联网既是社区的生命线,也是虚假信息的泉源;更悲凉的照旧那些被病毒夺去生命的家庭和朋友们。 只是一个政府使用科技密切监控公民,细密控制媒体的国家,写作者大多会自我审核。而在这一致人死命的严峻情势下,方方勇敢地站出来,声讨社会不公、糜烂、滥用权力以及导致这场疫病的系统性政治问题。正因为她的声音已经靠近“异见者”,也使得她支付了价钱:政府短暂的关闭了她的博客,删除了她揭晓的许多文章。 《武汉日记》是一个纪录真实事件展开生长的引人入胜的目击纪录。她捕捉了被隔离但无法获得可靠信息的人们的每日生活,以及不停变化的心情与感受。方方实时纪录了这次全球康健危机的开端。她也展示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时许多国家在重复的模式与错误。 《武汉日记》融合了恐惧与反乌托邦,纪录日常生活却又有深度。这是一个纪录我们时代的精彩文本,也为权威主义国家之下的隔离拘禁提供了一种奇特视角。
方方,卖了自己就别怕国人说你姿势难看!-2.jpg







(方方日记英文版预售)
方方,卖了自己就别怕国人说你姿势难看!-3.jpg







亚马逊网页截图

德国版的简介:《武汉日记》是一个奇特的证据,证明了这场在短时间内伸张到世界各地的灾难的起源。
方方,卖了自己就别怕国人说你姿势难看!-4.jpg







(方方日记德文版预售)

当我写这篇文字时,亚马逊中文网站已经找不到方方《武汉日记》预售先容的内容与文字了。以上文字摘自作家李光满文章中的摘录。看到这些先容性的文字,其实稍微有一点正常思维的国民都知道,境外出书商之所以选择出书方方日记,其带有明显的政治意图并为这次尚在全球扩散的疫情,究竟谁是病源国试图坐实“证据”,让中国买单。

我恼怒的是,在出书消息宣布,网上一边倒的骂方方为了小我私家利益“卖国求荣”时,方方面对一天时间就快速发酵的网上批评言论,并未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与问题的严重性,不光不反省自己,还在自己的微博上卖弄文字为自己洗白。以为自己是一个名作家,微博内容称“在不快者嘴里,我还没有见到一个略值一驳的看法,所见只是一股股倚多为胜的的低端诅咒。谁也没措施阻止无趣者的诅咒欲,那也是一种天灾。我将这种诅咒视为复制扩增中的病毒,提早隔离就行了。”要害是这条微博文字的第一个字是“摘:”,内容末端一句“简直是以低端诅咒为主”似乎才是她自己说的,前面的内容都是她摘别人的话,以佐证有人为其说话。敢问方方:凡事讲证据,说了就说了,大是大非面前玩文字游戏有意思不?倚多为胜的国人都是无趣的诅咒者?你拿国人当呆子?就你是有洞见力的少数各人?敢问你这篇微博内容摘的是谁的?
方方,卖了自己就别怕国人说你姿势难看!-5.jpg







实话说,我是看到方方这条微博内容时,才由恼怒酿成了写这篇文字骂她的动力。中国人原来崇尚尊老爱幼,骂一个年过60,曾经还受人尊重的老人确实有些残忍,但如果不骂,自己如梗在喉,对自己更残忍。思虑二天,我照旧决议骂了,横竖她老人家心理蒙受能力也强,不差我这篇骂她的文字,她也大可将我看成无趣的低端诅咒者而无视:方方,你卖了自己就别怕国人说你姿势难看!我严重怀疑你在写日记之前,就已经获得了境外出书商和利益团体兑现的丰盛稿费预付以及图书出书后的巨额版税允许。但我照旧愿意相信,你在写日记并授权境外出书商出书日记之前,只是单纯地看到他们放在你面前的一大堆钱,和要求你的“种种姿势”,并未看到案前尚有一部摄像机,不知他们买了你的当下,还要榨取你身上更多的有利于西方的剩余价值。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当赤祼裸带有政治意图的日记出书先容宣布时,你照旧一个有民族责任感和中国社会知己的作家,就应该连忙发声明:之前并不清楚境外出书商的出书意图,收回出书授权。

但看到你微博内容,我失望了。就日记境外出书引起恼怒的网络事件,你未作任何交待与说明,只将他们视作低端无趣的诅咒者,当成病毒隔离掉了。这样看上去你似乎很有胸怀与气度,但请原谅我们这些没有气度的低端无趣漫骂者,我们实在无法忍受西方势力借中国人之手绑架中国,诋毁中国,打压中国,因为我们不想回到上个世纪那个受尽屈辱的时代,我们还要在这片土地生存、生长、繁衍,我们尚有民族再起的中国梦。

方方,以前我只知道你的名字,对你相识不深,就算现在也看不透你的深邃。不知道你是现在老了才变坏的,照旧你原来骨子里就只有小我私家利益,没有民族大义。原谅我写这篇文字时对你这样的老人没用“您”的尊称,而用的是“你”。文字中你我她也有些杂乱,还乱打标点符号,在你这样的文学各人面前,一定毫无文采可言,幸亏还不影响阅读,我想普通网民基本能读懂我想表达的意思就够了,那就是专门来骂你的!

其实,一个稍有知己和羞耻心的人做事都应该有底限,我已经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恼怒,约束自己骂你的用词了。如果你无意看到这篇文字,千万别回骂,因为我自知自己只有知己,没有文化,是低端人士,没有你的文字水准,也不会玩弄文字,骂不外你。如果你骂得太高深我看不懂,惹急了我就只有一句话:我操!卖国求荣的玩意儿!

破晓写这篇文字时到3点,本准备今天一早发,但起床就看到方方在日记授权民众号刊发了所谓的方方专访:《我的书跟国家之间没有张力》,就增补了这段文字:你终于以第三人专访的名义,正面回应了外洋出书事件。但我满篇看到的,是为你辩解的话,活脱脱又一篇洗白文字。面对出书,你认可了你的授权,但却以不懂英文为由,将境外明显带有政治趋向的宣传内容称为“或许有言论走偏的问题……可以实时纠正”。我谢谢你还说了可以实时纠正的话,但言外之意,书是授权了,出书是铁定的了,怎么的?。昨天一个公号尚有一篇《方方出书日记惹了谁?》的文字,更为呆子地称,日记已经果真揭晓,出不出书,在哪里出书并不影响它的流传。其实他基础不清楚,纸质版是作为历史留存的,网络日记随时可以删除,时间长了很难找到完整纪录。只有纸质国界书才是西方抹黑中国,甚至为下一代反华情绪的煸动,留下完整的,他们所谓的铁证。只管方方不认为她的日记是证据,她说只是日记而已。我小我私家以为那些方方日记中部门听到的,想像的内容,境外势力凭此内容就断定中国是疫情发作的“震中”,并将日记作为证据,中国也不会允许,国际社会大多数国家也不会允许。

今天专访方方的文字中,纪录了方方再一次称要将稿费全部捐出的意思。外交部官方曾经有一句正告西文的话:听其言还要观其行。希望我们能看到方方捐钱那一天,虽然捐不捐是方方的自由,因为她熬更受夜了60多天码字伤身体卖日记,获得款子回报也是应该的。否则又有人会说是道德绑架。

文/铁马金戈
MeiChen.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