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App下载

查看: 123|回复: 0

以《重庆森林》为例,解读影片中王家卫奇特的影戏美学气势派头

[复制链接]

81

主题

81

帖子

2

积分

普通会员

Rank: 1

积分
2

活跃会员

发表于 2020-1-13 13: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94年上映的《重庆森林》是王家卫影戏的代表作,影片充实表达王家卫气势派头的奇特性,今天我就通过这部影戏来解读“王家卫式”影戏美学的奇特魅力。

王家卫是香港影戏圈旌旗式的人物,以奇特的影像气势派头转达着香港这个富贵都市的喧嚣与孤苦。极端气势派头化的视觉影像、富有后现代意味的表述方式和对都市人群内心的敏锐掌握建构出奇特的“王家卫式”的影戏美学。情爱是王家卫故事的载体,是他的影戏里人物生活的重要内容。他所导演的《重庆森林》就是把两个不相干的恋爱故事串联在一起,两个故事牵连四小我私家物,划分讲述他们之间的相遇、错过。

《重庆森林》这部影片讲述了林青霞饰演的神秘金发女子使用几个印度人运毒,印度人逃跑,她杀了这班印度人后逃走。一天夜里她遇上了失恋的警员阿武(金城武饰),两人相处一晚,早上阿武收到了金发女子的生日祝福。第二天,人们发现金发女子被人打死在楼里。

阿武经常惠顾的快餐店来了新的女招应阿菲(王菲饰),她爱上了警员663(梁朝伟饰)。663和女友分手,而阿菲拆了663女友留在快餐店给他的信,拿了663家的钥匙,趁663不在时去他家悄悄地改变663原来的生活。终于有一天被663撞见,当晚,663约阿菲晤面,却得知阿菲去了加州,一年后,成为空姐的阿菲回来了,而此时663已不再是警员,而成为快餐店老板,两人再次相见。

《重庆森林》是王家卫的代表作之一,这部影戏拍摄只用了一个多月,甚至都没有剧本。王家卫说过,这部影戏是像公路影戏那样定时序拍摄的,每场戏都是急遽完成的,险些是开拍前才完成剧本的内容。在这种奇特的创作手法下影片屡获大奖,1995年,这部影片获得了第14届香港影戏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奖项。梁朝伟也凭借该片于1994年获得第31届台湾影戏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

接下来我将以《重庆森林》为例,从影戏的叙事描述手法、人物独白的运用、影戏和配景音乐的团结三个方面来解读这部影片的魅力,透过这部影戏来相识王家卫式的奇特影戏美学和艺术气势派头。
以《重庆森林》为例,解读影片中王家卫奇特的影戏美学气势派头-1.jpg

01、王家卫极具小我私家气势派头的叙事手法运用,体现出《重庆森林》鲜明的情绪表达方式

《重庆森林》中的“重庆”,并不是真正的重庆,而是在香港的尖沙咀的重庆大厦。这个地标在60年代刚建成的时候,定位是一座高端的综合型大厦,可是久而久之就酿成了鱼龙混杂的地方,内里居住了各个国家的移民,差异文化配景的人聚集在这里,天天上演着离合悲欢的故事。王家卫就是将故事放在这样的配景之下,展现出今世人在情感上的迷茫和孤苦。

第一、用抽离式的镜头来体现人物的焦灼和孤苦感。

影片一开场就运用高速摄影的手法,手持运镜,用晃动无规则的构图,再用上交织蒙太奇与断断续续的剪辑手法,通过剧烈晃动的镜头把观众拉入到一种忙乱的情绪内里。情节上交接这是警员阿武和女毒贩的第一次接触,阿武在抓贼,营造出一种焦躁气氛。在女毒贩被印度人追赶时,同样使用这种拍摄手法,体现出紧张不安的心情。剧情就在这样一段惊心动魄的追逐,和“迷幻式”的拍摄之下展开。

在影片里王家卫还偏爱使用广角镜头举行拍摄,似乎是一种窥探。在快餐店后面的橱窗中,在狭小的房间里,我们都可以看到这种使用前景障碍物对镜头举行遮挡的拍摄手法,这种画面体现方式无疑是很斗胆的,窥探的视角和狭小的空间相映衬,不明朗的构图呼应出不明朗的故事了局。

以及警员663作为后景站在店肆门口逐步喝着咖啡的场景,镜头前人群络绎不绝,尔后景中的一切险些成为静止。越是看似平静的人物,更能引人关注,观众也能从中体会到剧中人物陶醉在孤苦中的意境。
以《重庆森林》为例,解读影片中王家卫奇特的影戏美学气势派头-2.jpg

第二、在当下时空里对时间节点的重视,让影片充满仪式感

王家卫被誉为“与时间对话的大师”,他的大多数作品都市不停地泛起详细的日期和分钟,影戏里的时间感极强。在影片《重庆森林》中“五月一号”这一天重复泛起,贯串全片的日期牌的变换,不停提实时间的独白,这些细节都反映出王家卫对于时间表达的痴迷。

好比《重庆森林》中前一个故事发生的时间约莫只有四天,第二个故事稍微要长一些,但事件发生的主要情节就发生在几个星期之内。影戏中的人物没有神秘庞大的已往,集中展现于“当下”发生的故事。警员阿武在午夜的快餐店第一次见到阿菲时,其内心说道:“六个钟头后,她喜欢了另外一个男人。”这句话将阿菲和警员 633 之间的相遇见告了观众,将观众的情绪调动起来和剧情走向并行,提高了观众的加入感。
以《重庆森林》为例,解读影片中王家卫奇特的影戏美学气势派头-3.jpg

第三、弱化故事的情节叙事,用零星的片段式镜头表达主题

《重庆森林》用一句台词串联起了两段没有交集的恋爱故事,事实上影片的叙事性是偏弱的,主要是注重在人物情感上的描画,剧情简朴又疏散。

第一个故事是警员阿武失恋之后很迷茫,无意中邂逅了一个为了自己所爱的人而贩毒,却惨遭追杀的女毒贩。他们之间相遇后又错过,到最后两人之间了局也并没有被交接清楚, 当故事竣事时,女毒贩存在警员阿武心中的影象也只剩一句生日愉快。

在第二个故事中的叙事会越发清晰一些,警员 663被空姐前女友抛弃,陷入了失恋的模糊中。之后警员663邂逅了快餐店的阿菲,暗恋他的阿菲以一种“梦游”的方式,悄无声息的进入了他的家里,并一点点的改变着663 的生活。663约她在加州酒吧相见,阿菲却真的去了加州。一年后她回来,给 663 写了一张新的“登机证”,他们两人开始发生新的火花。

《重庆森林》讲述的故事中有一种随缘的魅力,其中的男女不是注定要相遇,也不是注定要在一起。在零零星散的漫画般的镜头片段中所表达的情感主题是:一切都看缘分。缘分的来临或许是因为其时天气,或者一句话和一个眼神。影片更多的是着重于人物的游离感、无力感、和孤苦感的描画。故事的灵魂在于不确定性,就显得越发的耐人寻味。
以《重庆森林》为例,解读影片中王家卫奇特的影戏美学气势派头-4.jpg

02、运用特此外独白讲述,在辅助剧情生长的同时越发深刻的描绘出人物内敛的情感内核

王家卫偏向于使用第一人称叙事,这种讲述方式缩短了观众和影片之间的距离。他的影戏中多数充斥着大量的画外音,声音在影片中和画面并重,成为了王家卫影戏的标志性元素和气势派头化特征。

当印度人在机场带着毒品逃跑后,林青霞饰演的女毒贩来到酒吧,老板给了她一个罐头,并把罐头的保质期限用特写镜头体现时,泛起了她第一人称式的内心独白“:罐头上的日期告诉我,我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如果我找不到那班印度人,我就会有贫苦。”这段说明式的独白,为她之后的行为做了铺垫,把女毒贩在大厦内外奔跑,焦虑寻找印度人的行动画面毗连在一起,辅助了事件的生长。

从酒吧出来后,走在街上女毒贩有这样的独白:“每次我穿雨衣的时候,我都市戴太阳眼镜,你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什么时候出太阳。”这句话描画了她小心审慎的人物性格,也体现了此时现在对自己的命运无法掌控。警员阿武为挣脱失恋在家中狂吃凤梨罐头,他说“我告诉自己,如果我买满30罐的时候,她如果还不回来,这一段情感就会逾期。”这句话加深了他对时间的无力感,和内心充满伤感失落。

影戏里的独白还说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工具上面都有个日期,秋刀鱼会逾期,肉罐头会逾期,连保鲜纸都市逾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尚有什么工具是不会逾期的?”影片中主人公为了排解孤苦,把毛巾、香皂、衬衣等物品作为说话的工具。

《重庆森林》人物的语言看似是有工具的,实际上这种独白是说给自己听的。语言在影片里的目的,就如同影片零星的拍摄和叙事手法一般,更多的是表达出人物的倾诉欲望。也借由这种倾诉欲展示人物内心的落寞孤苦,通过独白的方式也辅助了剧情的生长,深入挖掘了人物的内心。在塑造人物形象、描画人物心理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以《重庆森林》为例,解读影片中王家卫奇特的影戏美学气势派头-5.jpg

03、在差异人物故事配景下运用差异的音乐,是为人物情感的陪衬和庞大形象的描画

《重庆森林》里的每小我私家都很孤苦,他们在都市里寥寂游走,导演借助音乐把这些寥寂和挣扎体现出来,这部影戏里中国和外国的音乐,每一首的泛起都恰到利益,体现了其时的情景和人物的内心。

①《加州之梦》和警员663、阿菲之间的联系

《加州之梦》是 《重庆森林》中阿菲最喜欢听的一首歌。这是一首抒情又富有气力的歌曲,带有摇滚气势派头,跟阿菲的性格和外形很相似。阿菲的进场陪同着这首歌,她顶着一头短发,随着音乐摇晃着身体,一副随意的样子。警员663和阿菲的巧遇,也始终有着《加州之梦》的旋律。

警员663在和女朋友分手之后,不敢看前女友给他的信,也不敢迈出新的一步,他开始对家里所有工具说话。他是一个既懦弱又神经质的男人。阿菲拿到663家的钥匙后,天天下午都去663的家里给他扫除卫生,帮他换掉所有的工具。直到有一天,她在他家里被663发现,她仓皇逃离。等到663去找她,约她去逛街,可是她却告退去了加州。她的骨子里是充满了倔强和任性的。

影片里的《加州之梦》来自1969年“The Papas And The Mamas ”乐队的最早版本,具有很强的金属曲风和节奏感,流通的旋律营造出了阳灼烁媚、热烈旷达的加州风情。阿菲因为这首歌而痴迷加州,这首带有某种迷幻色彩的音乐恰好体现了警员663和阿菲这种对于自由的憧憬和对于自我解放的渴望。
以《重庆森林》为例,解读影片中王家卫奇特的影戏美学气势派头-6.jpg

②《梦中人》与阿菲的情感故事之间的联系

在阿菲的故事里还经常会泛起《梦中人》这首歌。她偷偷跑到警员663的屋子里,换去他的工具,《梦中人》开始响起,歌词中动情地写着“梦中人,何等想变真”,在《重庆森林》这个失恋落寞的大配景下,这首歌带来了一些生命力,就像恋爱马上就要到来一样。

阿菲的气质很奇特,她时常拒人于千里之外,同时她又特别从容不迫,随意而镇静。在警员663约他出去的时候,千般推脱,在看到他拿出的假登机牌时,又是很镇定。《梦中人》这首歌充满展现了阿菲捉摸不透,自由随性的性格。

《梦中人》是翻唱自“小红莓”乐队的作品,这首歌翻唱之后气势派头越发飘忽游走,迷幻得让人像是坠入梦中。这首歌表达了阿菲内心对于663萌动的情感,恋爱是没有目的的,正如阿菲到663家中为他做事也没有目的,只为自得其乐的纯粹情感。在影戏和《梦中人》的团结下阿菲的人物形象和对于恋爱的奇特明白让人印象深刻。
以《重庆森林》为例,解读影片中王家卫奇特的影戏美学气势派头-7.jpg

③《Things in Life》与女毒贩人物塑造的联系

《Things in Life》是Dennis Brown的歌曲,带着一点爵士的感受,节奏短促而明快。它是《重庆森林》里酒吧的主题音乐,在女毒贩泛起在酒吧的时候就会播放。女毒贩在影片中一开始给人的感受就是利落犀利形象,让人以为这是一个自立自强的女人。她使用几个印度人贩毒,他们却逃跑了。厥后遭到印度人的追杀她逃到酒吧,遇上了警员阿武。

她重新到尾都穿着雨衣,戴着一副墨镜,甚至连进酒吧、睡觉都没有取下过。只是因为,她爱上一个喜欢金发女人的外国男人,她用墨镜掩盖瞳孔的颜色,冒充外国人,但他却叛逆了她。正如她跟阿武说的,人是会变的,也许今天喜欢吃菠萝,明天就喜欢吃此外。

《Things in Life》是女毒贩的配景音乐,随着她往复急遽的脚步,毗连着一个个琐屑的细节。影戏中随处都在描画她的冷漠,杀人决绝,而她加上这首缓慢又跳跃的歌曲,充实把她心里的矛盾和痛苦体现出来,也让她的形象变得更为庞大多样。她在这首《Things in Life》中,杀死了叛逆她的外国男人,这场情感的终结,展现出了女毒贩爱恨明白的一面。
以《重庆森林》为例,解读影片中王家卫奇特的影戏美学气势派头-8.jpg

总结一下

《重庆森林》被奉为经典,主要因为它讲述的故事引发了大多数人的共识,男女之间的情感,失而复得的曲折和浪漫。再加上有王家卫强烈的小我私家气势派头的加持,原本零星的故事片段,在其奇特的叙事手法、直击人心的独白运用以及切合人物性格的音乐陪衬下有了越发吸引人的特质。而在影戏里失情人群同理心的描画也让人感同身受。

透过这部影戏,让我们看到了王家卫在影戏上的创新和灵活性,虚化的影像气势派头,体现出他的自我表达。在浅唱低吟般的视听语言里,将影戏的气力发挥到极致,故事自己为其次,影片所转达的情绪价值更让人深有同感、值得回味。
MeiChen.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